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请升级您的浏览器,提升浏览本网站的用户体验。
澳门葡京游戏 / 澳门葡京游戏网站 / 蒲江人文

【蒲江文博】论魏了翁的诗注观

信息来源:蒲江县文体旅 发布时间:2019-09-27 14:02
〖字体: 背景色: 〖 打印本稿 〗 〖 浏览 次 〗 〖 关闭 〗

【蒲江文博】论魏了翁的诗注观

 

魏了翁是南宋后期重要的政治家、理学家、文学家,同时也是给宋人的诗歌注本作序最多的人。前面一点是学界共识,后面一点则为学界所不察。

魏了翁所作的序文共以下5篇,即《费元甫注陶靖节诗序》《侯氏少陵诗注序》《临川诗注序》《裴梦得注欧阳公诗集序》《注黄诗外集序》。除此之外,在门生王德文所作《注鹤山先生渠阳诗》中,魏了翁亦留有亲笔批注。在宋人文集中,这种频率是绝无仅有的。

这些序文涵盖的范围很广:从注本的类别上看,既包括本朝人的本朝诗注,如李壁《王荆文公诗笺注》(《临川诗注序》)、邓立《山谷外集诗注》(《注黄诗外集序》)、裴梦得《欧阳修诗集注》(《裴梦得注欧阳公诗集序》),也包括本朝人的前朝诗注,如费元甫《注陶靖节诗》(《费元甫注陶靖节诗序》)、侯伯修《少陵诗注》(《侯氏少陵诗注序》);从注释的类别上看,其不仅为他人注本作序,当门人为自己的诗歌作注刻印时,他亦参与其中,亲自审阅手定(王德文《注鹤山先生渠阳诗》中的批注)。所以,在诗歌注释这个问题上,魏了翁不仅发表评论,而且亲自参与其中,知行结合,展示出鲜明且完整的诗注观。关于这一点,学界鲜有人论及,故本文拟对此进行一些讨论。

 

IMG_256

作为南宋后期重要的理学家,魏了翁的诗注观有着非常清晰的理学立场和烙印。他认为,诗注要能够剖析并发挥深藏在诗中的义理。在《费元甫注陶靖节诗序》中,魏了翁首先指出,世之辩证陶诗者,多沉溺在对字号、生卒年的考订上;“称美陶公者,则一味赞叹其操守、真淳和志节,这些讨论固然有价值,但却都忽视了更为关键的问题——“公之所以悠然自得之趣则未之深识也。对于这个问题,魏了翁做了如下回答:

《风》《雅》以降,诗人之词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,以物观物而不牵于物,吟咏情性而不累于情,孰有能如公者乎?有谢康乐之忠而勇退过之,有阮嗣宗之达而不至于放,有元次山之漫而不著其迹,此岂小小进退所能闚其际耶!先儒所谓经道之余,因闲观时,因静照物,因时起志,因物寓言,因志发咏,因言成诗,因咏成声,因诗成音者,陶公有焉。

在魏了翁看来,陶渊明的境界远在诸贤之上,而如此高妙的境界,并非小小的进退之心所能牢笼涵盖。归根究底,追本溯源,是因为其体悟到了天地之间至高至深之道,故带着被道浸润的目光,其在闲暇时,因目有所接、心有所动、情有所触,发言为诗,便无不悠然自得。这里的先儒即邵雍,先儒所谓一段,即是魏了翁对邵雍《伊川击壤集自序》的语言表达和观点立场的完全继承:

所作不限声律,不沿爱恶,不立固必,不希名誉,如鉴之应形,如钟之应声。其或经道之余,因闲观时,因静照物,因时起志,因物寓言,因志发咏,因言成诗,因咏成声,因诗成音,是故哀而未尝伤,乐而未尝淫。虽曰吟咏情性,曾何累于性情哉!